湛江市政府门户网站

湛江市农业农村局

廉江“妃子”何时能开心笑?

廉江果农就这样把一筐筐妃子笑荔枝卖给客商,然后“裸身”上市,赚的是蝇头小利

廉江妃子笑荔枝上市的时候,也是周边荔枝上市的旺季,外来荔枝也来抢滩湛江零售市场,可惜与廉江荔枝一样,也是“红颜薄命”。图为近日记者在赤坎军民路看到,有商贩用汽车运来高州荔枝,直接沿路边摆卖,10元可买到4斤

    6月初廉江荔枝红了,纷纷攘攘上市,月底逐步走向冷清收场。妃子笑等品种的荔枝价钱再次遭遇“滑铁卢”,从五六元/斤跌至目前的约2元/斤,果农几人笑来几人愁,本来寄托着致富希望的荔枝,却让许多农民再次陷入困顿,失望挂在他们脸上:我们的妃子笑何时能开心笑?

    妃子笑价格“步步低” 不少果农砍掉荔枝林

    6月中旬荔枝开始成熟上市时,记者来到了廉江市良垌镇等荔枝种植较多的乡镇,一眼望去,山坡田垌都是红满枝头的妃子笑,公路乡道两旁搭起了一个个荔枝收购点,农民用摩托车拉着一筐一箩的妃子笑前来过称,熙熙攘攘,煞是热闹。

    在靠近良垌镇鹤岭村一个收购档,农民黄亚旺两筐妃子笑荔枝以4元/斤过称给收购商,当场拿到700多元钞票。他笑对记者说:现在刚上市,是廉江荔枝最高价时,他的10亩妃子笑争取个早市,全卖完了。前几天卖给收购商是五六元/斤,现在已降到约4元,总共有几万元收入,赚了一点。廉江荔枝每年都一个样,价格高开低走,总是“步步低”,趁个早市的农户多少都有得赚。

    很多果农都这么说,廉江荔枝都是随行就市,早期碰到果价好一点,能赚一点,到了后期全国荔枝都上市时,只能贱卖,本地荔枝就会比“牛屎”还便宜,有时给人也不要。

    果然如此,到了6月底,记者近日来到白塘村果农陈生和的荔枝园,他种有近20亩妃子笑及桂味品种,追肥挂果迟,最近才陆续收摘上市,卖价是2元左右,一亩妃子笑荔枝产量约1000斤,收入不过4万多元,一亩投入近2000元,这样几乎是亏本了。他无奈地说,现在广西、茂名甚至珠三角等地的荔枝也开始大量上市了,没有标准化种植没有品牌的荔枝,是大路货,只能随行就市,差的卖1元多,好的卖2元多,就怕过几天后,突然又贱卖到1元或几角每斤,血本都拿不回来。现在桂味虽卖到五六元/斤,但亩产量很低,也赚不了几个钱。

    西朗村老农陈立锋在山坡上种了好几十亩荔枝,是当地荔枝种植大户。当他谈起10多年种植荔枝经历时,苦涩的表情满布于脸上:“农民靠荔枝发财不容易啊,基本情形是一年亏一年赚。”自1999年全国性的荔枝价格暴跌后,荔枝价格10年来都徘徊在低价格水平,即使碰上好年景也赚不了多少。种了多年荔枝了,致富还是空话,比起种植香蕉菠萝,日子难过多了。另外,管理技术的粗放落后困扰着许多果农,荔枝树枯死或不挂果现象比比皆是,不少果农开始大面积弃种荔枝,任其自生自灭,甚至弃管砍树的越来越多。他前年也把自家30多亩种了多年妃子笑荔枝林砍掉改种香蕉,荔枝产业出路在哪里让他一脸茫然。

    无利不早起 廉江荔枝价不及海南三分之一

    廉江市属南亚热带季风气候,是我市最适宜种植荔枝的地方,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大面积种植,现有23万多亩,占全省400万亩荔枝的二十分之一强,主要集中在良垌、吉水、青平、石角等11个乡镇。其中被誉为“岭南佳果”的妃子笑荔枝约14万亩,是全省最大的优良妃子笑种植地,另外还有桂味、鸡嘴等珍品,妃子笑代表着廉江荔枝种植特色和品种优势。可是价格就是上不来。

    说起来也巧,就在我们邻近的海南岛,约50万亩荔枝中,也是妃子笑品种占了大头。所不同的是,海南妃子笑在全国率先上市,比我们早了约10天,喝了市场“头啖汤”——我们输在了“天时”。

    5月中旬,我们在湛江市场上看到,妃子笑荔枝卖到三四十元/斤,最低价时也要20元,一打听方知是来自海南妃子笑,“国色天香”早上市注定身娇价高。10天后当我们的妃子笑姗姗来迟时,只能喝市场“尾汤”,几块钱1斤贱价出售,不及海南三分之一。我们的妃子笑虽拥有“红颜佳色”,却“红颜薄命”,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尊贵”。

    来自沈阳市的荔枝商盛某对记者说,廉江的妃子笑比海南的香甜,质量略胜一筹,但人家早上市,能卖到28元/斤,一般也能卖到10多元/斤,有市有价,果农赚得盆满钵满。轮到廉江荔枝上市时,只能与广西、茂名等地荔枝一争高低,卖到四五元/斤已是高价,现在只有两三元/斤,真是亏大了,不过,市场就是这样,物以稀为贵,“独市卖狗肉”才能是卖方市场。

    面对妃子笑如此的“红颜薄命”,我们能改变现实吗?如果我们的妃子笑能卖到三四十元/斤,那多好啊。

    记者查询部分果农及主管农业部门的领导,都是摇摇头,在他们心里早已定格于这样的认识:国内荔枝上市时间规律是从南到北,多年来如此。然而,市农业专家李存延不承认这样的“宿命”。他说,荔枝成熟上市虽与气候有关,我们如在引进优良新品种、加强管理方法、施肥等三方面下足功夫,就能调节荔枝成熟期,抢占高价销售期。我们的纬度与海南相差无几,更具有这样的优势和便利,如今珠三角、广西等地荔枝已开始这样做,我们还处于茫然不知的境地,总是落在人家后面。

    “裸身”上市 品牌荔枝经营何其艰辛

    有人认为,海南妃子笑抢有先机,这只得“天时”,只要我们提高荔枝质量,品牌经营,也会受市场欢迎,就得到了“人和”,毕竟“人和”比“天时”更能所向披靡。

    道理应该如此,可记者在廉江采访时,发现当地所有的妃子笑等荔枝品种几乎都“裸身”上市,贴牌似乎成了空中楼阁。农民从园地收摘来的荔枝过称给几百个收购档口,收购商就用塑料筐把散收来的荔枝装好,北调到各地市场。一位姓谢的当地荔枝商说,一车车的荔枝运送到北方水果市场后,都是分流给当地小商贩,最终是在地摊上摆卖,所以收购价高不了。

    据悉,目前廉江有经营荔枝专业合作社有七八家,也拥有获国家绿色食品A级认证的广良红、蜜糖荔和果业等品牌荔枝,几年前曾轰轰烈烈,推动了标准化种植,带来了当地荔枝产业升级换代的梦想——现在是怎么回事了呢?

    记者来到廉江最大的荔枝经营点——日升荔枝专业合作社,该合作社经营广良红品牌多年。可记者看到,果农送来的荔枝过称后,合作社只是进行简单的加工处理,就用泡沫箱装好,然后一箱箱搬运进货柜里,运往各地市场,没有一粒荔枝贴上广良红商标,包括运送到超市和国外的荔枝。面对记者的疑问,合作社经营者黄辉解释说,合作社目前有荔枝种植基地1.8万亩,全面控制剧毒药水使用,实行标准化种植,果质上了一个台价。虽然可贴上商标,但没实际意义,因为广良红商标在外面没几个人知道,贴不贴都是卖一样的价,我们何苦要花钱制作这些包装呢?有如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一头热一头冷行不通,所以近两年都不再贴牌了。

    廉江市农产品加工流通办主任肖日强对此感慨颇深:廉江荔枝前几年在粤西率先出口美国等地,让人精神一振,可近几年没多少起色,产业水平上不去,妃子笑等名果在市场也只能随行就市,作为大路货出售。标准化无法全面铺开,几个品牌荔枝的经营日趋没落,因为没得到市场认可,经营者也没有资金进行品牌的打造宣传,现在有的已停止申请绿色商标品牌了,没有带动性,本地荔枝质量上没达到一个飞跃。一年就出口那几千吨妃子笑,对全市年约8万吨荔枝产量来说,杯水车薪,产业水平也没能“脱胎换骨”。

    记者观察:

    绿色品牌突围 才能“一骑红尘妃子笑”

    廉江荔枝产业出路在哪里?

    就目前国内荔枝种植形势来看,在廉江的南面有海南,西有广西、云南,北有珠三角及阳江、茂名,这有如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七国”对峙局面,各“诸侯”市场征战频繁,谁能逐鹿中原笑到最后呢?廉江是被夹在这种格局中的“小诸侯”,比天时输给了海南,比实力和地利远不及珠三角。另外,我们还面临着国外,如越南、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地荔枝的竞争,我们要在这种狭缝中“突围”,真正脱颖而出,唯一靠的是质量这把利剑,才能让我们的妃子笑都乘上绿色品牌的快车,驶向世界各地。

    澳大利亚没有洒农药的绿色产品荔枝卖到欧洲时,是两三元一粒;珠海市金果达农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1000多亩“金果达”荔枝,通过了国家AA级绿色食品认证和有机食品认证,与大多数不赚钱荔农相比,贴牌的“金果达”荔枝年均价20多元/斤。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良垌果农黄亚旺说:“我们高质妃子笑荔枝每年都是卖几块钱的低价,于心不甘,可有什么办法?大路货就只能提篮小卖,随行就市。我们都盼望有绿色品牌的支撑和带动,走出困局。”

    肖日强主任说,廉江荔枝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