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市政府门户网站 无障碍

湛江市农业农村局

化肥涨价:“两只手”共同推动行业升级

  政策调控的“有形之手”与市场调节的“无形之手”令落后产能逐步退出

  2017年10月以来,我国的化肥市场价格持续走高:尿素出厂价从1500元/吨涨到1900元/吨,涨幅超27%;磷肥出厂价从1900元/吨左右涨至2400元/吨,涨幅达26%;钾肥出厂价从1800元/吨左右涨至2000元/吨,涨幅为11%;复合肥出厂价格从2100元/吨上涨至2300元/吨,涨幅接近10%。

  这轮化肥涨价,是政府调控与市场调节相结合,“有形之手”与“无形之手”双重作用的结果。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环保整治力度加大,企业环境生态成本增加,开工率降低……化肥生产企业、农民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南方农村报记者深入走访了一批农资企业、农业生产者,观察这场农资行业乃至种植业的变革中农业人的诉求与经历,报道他们的实践与创新。

  低粮价

  倒逼农资服务升级


  2017年3月,湖北江陵,35万斤大葱滞销愁煞菜农,批发价低至0.25元/斤;2017年6月,山东数百亩洋葱滞销,0.1元/斤卖不出的消息引发关注;2017年6月,湖南濮阳30万斤土豆滞销,0.3元/斤卖不出去……农产品低价,农资市场低迷,农资生产企业和经销商面临转型升级。

  当前,农业专业合作社、种植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逐渐替代传统种植者成为农业生产的主力,他们需要农资产品,更需要农产品销售渠道以及真实准确的市场信息。对于纠结如何实现服务升级的农资企业,这或许是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期。

  4月初,记者在江苏省参加由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农业生产资料局牵头,中国农业生产资料协会开展的“农资行业大调研”活动时发现,作为经济大省,在种植结构上,江苏以小麦、水稻、蔬菜、油料等作物为主,全年化肥用量约550万吨。其中,春耕用肥占1/3,夏季占40%,其余为秋季用肥。农资使用上,春耕肥以尿素、复合肥为主。

  据江苏省农业委员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江苏全省土地流转总面积达3113万亩,流转比例60%。土地流转加快,家庭农场、农业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涌现,数量合计超过12万家。不少企业表示,土地大规模流转后,流通渠道普遍感觉到压力。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种植规模均在数百亩以上,对化肥农药的效果、价格、使用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在农资采购上更为谨慎。尤其是千亩以上的种植大户,已经具备向工厂直接采购、谈价议价的能力,流通渠道压力倍增。

  在江苏农资行业,转型的步伐已早早迈出:拓展经营范围,将销售与服务贯穿于产前、产中、产后的农业生产全过程,牢牢占据农资供应的主渠道,成为服务新时代江苏农业发展的主力军。

  目前,江苏省部分农资企业正向“产前产中产后全程服务、提供农业社会化服务”等方向转型:每年举办大型讲座和培训会,提高农民对现代农业的认知和对新品种、新技术、新方法的接受度,帮助农民选择优质农产品种植;与农业部门测土大数据互联互通,对种植大户的承包土地进行测土分析,提供适宜种植的品种,定制专用化肥;帮助农户与农产品下游企业实现产销对接,与面粉厂、食品公司、稻米公司合作,实施产销对接,帮助农户种植适销对路的农产品,实施订单农业、设施农业。

  新政策

  引导行业转型发展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国家农业政策、农资产业政策集中发布实施。农业农村部要求到2020年水肥一体化技术推广面积达到1.5亿亩,新增8000万亩。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大力普及喷灌、滴灌等节水灌溉技术,加大水肥一体化等农艺技术推广力度。

  2017年,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就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有关事项作出具体安排,针对现行资源税制度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了逐步扩大征税范围,全面推开从价计征方式,全面清理收费基金,合理确定税率水平,合理设置税收优惠政策的总体部署。“从量”到“从价”的改变,令农资行业对于现有资源的价值判断和开发利用方式产生深远影响。国内某磷肥企业认为,新资源税有望引导国内磷矿资源开发从“采富弃贫”走向科学理性。有钾肥企业表示,资源税改革在短期内为低谷中的行业“松绑”,税费额度取决于市场让企业在调整产品价格时多了一重考量。

  2018年化肥行业继续按照调结构、促转型的战略,加强标准修订,提高行业准入门槛,推动落后产能退出。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统计,2017年合成氨产能减少165万吨,尿素退出产能280万吨,还有2000多万吨产能处于停产状态。磷肥退出产能7.5万吨,目前大约有十几家企业、100多万吨产能处于停产状态。

  据了解,目前鲁西集团实现由单一化肥向多元化结构调整。华鲁恒升陆续实施了传统产业升级及清洁生产综合利用等重大项目,去年主要经营指标再创历史新高。山东鲁北企业集团利用废硫酸-石膏资源化综合利用工程技术变废为宝,年产40万吨硫酸和30万吨水泥建材。史丹利集团为种植大户提供种子、化肥、农技、金融等一体化全产业链综合服务。金正大集团提出亲土种植理念,向种植业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

  高成本

  倒逼企业苦练内功


  政策的调整已经给农资行业提出了巨大考验。

  从2017年9月21日起,《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正式执行。新规将变相调涨运费单价,甚至有市场人士测算运费涨幅可达20%-30%。可以肯定的是,新政策出台后,化肥汽运成本必将上涨,这对于艰难度日的化肥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当前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区域差价越来越小,随着公路运输成本增加,部分企业或将增加铁路运输和海运的运输量。

  自2017年8月以来,国内煤炭价格实现多连增,涨幅在50-100元/吨,对下游企业影响颇深。目前国内近七成以上的尿素企业以煤炭为生产原料,而煤炭价格上涨直接影响尿素生产企业的运营。据统计,2017年氮肥制造业上半年亏损45亿元,亏损额比2016年同期增加37亿元,数额惊人。

  业内人士认为,征收环保税势必加大企业成本,成本加大就意味着涨价。毫无疑问,开征环境保护税将进一步加大农化企业的生产成本,税收增加,生产化肥成本提高,化肥价格自然也就上涨了。

  从以上市场因素来看,虽然看似各种利空,但农业现代化呼唤完整的产业链条和成熟的市场机制,企业需要立足农资,又要跳出农资看待产业发展,走科学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顺应现代农业发展需要,贴近农民需求。

  “2017年氮肥的产量、产能在下降,但2017年氮肥行业经济运行好于往年,整体实现盈利,扭转了连续三年亏损的行业局面。”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秘书长王立庆指出,作为肥料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氮肥行业联合发展将成为新趋势,这需要大专院校、科研院所与生产企业合作,将科研成果转化为氮肥增效产品。

  据了解,目前化肥裹油在市场应用中非常普遍,在磷酸二铵、复混肥的生产中基本都有添加,每吨化肥使用量约为1-2千克。裹油对农作物生长并无益处,但可以配合防结块剂更好的包裹住肥料颗粒,使“有的肥料看上去像糖豆”。

  六国化工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国家禁止或限制使用上述包裹用油,公司将进行生产技术改造,减少或不再使用包裹油。该负责人称,中央一号文件定调发展生态农业和新型农业体系,从长期看,将促使目前产能严重过剩的化肥行业进一步洗牌。他同时表示,有机肥、生态肥等新型肥料是未来肥料行业发展的趋势,但目前推广尚有难度。有机肥需经天然有机质被微生物分解或发酵而成,原料、环境等因素制约其大规模生产。

  去年以来,环保督查明显加压。中国氮肥工业协会市场与信息部主任韦勇表示,不少化肥企业因排放不达标被迫停产,不过,这对于化肥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却是重大利好,环保风暴成为淘汰落后企业的一记重拳。

  昊源化工董事长凡殿才认为,环保加压,会淘汰相当数量不达标的企业。以磷石膏处理这一世界性难题来说,磷石膏得不到妥善处理的磷肥企业,最终将面临关门危机。六国化工每年投在环保技改上的资金都在数千万元以上,已经实现了新增磷石膏全部消化,此前堆存的磷石膏预计在2020年之后逐步利用完毕。